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我哥哥超凶 > 第 107 章

第 107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宇智波带土扶着门边往后退。
  
  他退一步,美知就往前走一步,她脸上带着笑:“怎么了哥哥,我是美知啊。”
  
  他曾经想过很多他们相认的画面,或许会遭到她的厌弃,又或者是不敢置信他还活着的事实冲到他面前拥抱她,但从未有过现在出现的猜想。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是谁的?周围没人知晓他的身份,就连宇智波鼬都不清楚,不可能是别人告诉她的。
  
  而紧跟着另一个问题也冒了出来。
  
  她是从什么时候知道他的身份……
  
  是他杀人的时候,还是……
  
  但这样一想,当时她的神色就很不对劲了;就算是后续才发觉他的身份,也清楚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从未想过会在美知面前杀人,从未想过用这样残缺的身体去面对她,他一直都想……给她一个好哥哥的形象,即使是从前吊车尾的样子也总比现在这副模样也好。
  
  当年美知见到他时说出的那些话依旧在脑海里回荡,她脸上的害怕和厌恶挥之不去,身体控制不住地往后退,他生出了逃跑的心思,恐惧环绕在他的心头——
  
  绝对……
  
  绝对不能让美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少女柔软的指尖拉住他身前的衣襟,他比自己高太多了,就像是卡卡西一样,她需要拉住他的衣服示意对方弯下腰,才能够着他脸颊的程度。
  
  但宇智波带土并不像卡卡西那样会服从她,手里的衣服像沙子一样溜走了,他避之不及地离她远一些,在她想要靠近的时候制止她的动作:“停下!”
  
  美知不解地看着他,如从前那样听他的话站在那没有动,她仰着脸问:“哥哥,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宇智波带土微喘着,他无法-正面回应她,只能保持着沉默。
  
  “他们都说你死了,”美知平缓地说出这句话,“我不信,但为什么你不回来,为什么……你不回来看看我。”
  
  “奶奶在梦里都在喊着你的名字,”她停顿了一下,“可是,她去世的时候你也不回来。”
  
  她笑着的表情比哭还难看:“哥哥,你为什么……就是不回来看看我们呢?”
  
  他继续保持沉默,无疑让美知这些天积攒的情绪爆发了出来,她没有歇斯底里,而是陈述事实:“——你不要我们了,宇智波带土。”
  
  她连哥哥两个字都没喊了,而是直呼其名。
  
  带土自然也察觉到她的转变,她给了自己解释的机会,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默认了这一切。
  
  他一个月会去看他们一次,隐蔽在树叶之中,看着美知像小兔子一样蹦出家门,或许会去找年纪轻轻就长了泪沟的家伙,宇智波鼬太过沉默以至于一直没发现他的真实情感,如果不是这次灭族,或许他一直都意识不到这一点。
  
  有时候她也会主动去找卡卡西,他们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视,他就在窗户外盯着那个曾经的伙伴的一举一动,但凡他对美知动了不应该动的心思,带土都不清楚自己会不会冲进去将他打的半死不活。
  
  他想揍卡卡西很久了,不仅是带着琳的仇恨,更是带着卡卡西违背他们之间诺言后的无法忽略的背叛感。
  
  他凭什么可以在木叶里过得如鱼得水,凭什么可以享受本应该属于他和美知相处的时光,凭什么他可以毫无愧疚地活下去。而自己却像躲在黑暗里的阴暗生物孤独一生。
  
  这些仇恨同样也是支撑他活下去的理由。
  
  他不能让美知和自己一样活得如此痛苦,她什么也不知道,那就应该继续保持她的这份天真才能开心地活下去,即使她会恨自己,这也无所谓。
  
  想通之后他的语气开始变得生硬,那是他从未如此对美知说出这样的话,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观察她的表情:“……你们很碍事。”
  
  她只是静静地凝视着他的脸,慢慢地走到他面前,抬起了手。
  
  带土心想,如果她能给自己一个巴掌那也算计划成功,如果他是美知的话,无论如何都会生气的,这不怪她。
  
  为了配合她,让她解气,宇智波带土甚至俯身下来,停在让她能够打到自己的高度。
  
  对我失望吧,美知。
  
  出乎意料的是,她的手却只是抓住了他的面具,快速地扯了下来,面具带来的滞闷感一下子消失,他想起自己可怕的半张脸,瞳孔缩小,下意识地去抢被美知摘下的面具重新戴在脸上。
  
  美知却把面具往外一丢,朝他大喊了一声:“宇智波带土!”
  
  他的手硬生生僵在那里,视线移到了正在生气的美知身上,她愤怒到胸膛起伏,咬紧着牙关,似乎对他说出的话无法再忍耐了。
  
  “你看着我再说一遍!”
  
  “我说……”他好像被脱-光了丢在大街上一样自卑到想要捂住丑陋的半边脸颊,面对美知直视过来的怒火,她的眼里没有厌恶,没有恐惧,只有无法遏制的生气,到嘴边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的理智告诉自己,如果真的说出这句话的话,后果是他无法承担的。
  
  他没有再说话了,沉默地走过去捡起了地上的面具想要戴上,美知拉住了他的袖子,眼眶泛红地望着他:“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有多想念你……为什么要说出那样的话啊……”
  
  “我很难过,”美知吸着鼻子,突然软化下来哽咽到说不出话,“奶奶也会难过的。”
  
  带土这些年受到重伤也没有流下一滴泪,而现在,他的喉咙像是塞了一团棉花,堵着他难受得不行,吐不出也咽不下。
  
  就好像变成了哑巴,他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他蹲在美知的面前,替她擦掉了珍珠般滚落下来的眼泪,声音似乎更加沙哑了:“哭起来丑死了。”
  
  美知却哭得更凶了。
  
  她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之前那样冷漠的带土她很讨厌,她的笨蛋哥哥,笑起来像阳光一样的哥哥终于回来了,美知抱着他的脸颊,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并不平整的皮肤,忽略带土因为她的触碰而僵硬的身体,她哭得鼻头都红了。
  
  “你是笨蛋吗,”美知大口呼吸着空气让浑噩的脑子清醒一些,她凑近试图看清他的半边脸,越看越心酸,“谁欺负你可以和我说啊……一个人在外面逞什么强……”
  
  他这张脸自己都不愿意看到,她却还替自己难过成这个样子,一时间带土甚至都不知道之前被美知嫌恶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一场梦境,还是现在……
  
  才是一场梦。
  
  “小事,”他云淡风轻地将这件事轻飘飘带过,如果不是美知听到他的亲情度突然提高了十个点,或许就真的信了,“我又不靠脸吃饭。”
  
  美知在他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他一下,啜泣声慢慢停了下来:“那你还不回家,我和奶奶又不会说什么……”
  
  “我回去了,只是你没发现。”他想到什么笑了一下,“在被子里哭得小花猫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