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顶点小说 > 重生之娇美小娘子 > 168、结局终章

168、结局终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以沫一觉醒来,看到床塌前坐着的人,只当自己在做梦,嘴角一扬,露出甜笑,翻了一个身接着睡了。
  
  离修看她的模样,一口气接起来,接着又无奈的放下。
  
  不过看她这副样子,也知道一会就该醒了,悄然无声的走到门边,轻声吩咐丫鬟准备早膳端来。
  
  又过了差不过两盏茶的时间,以沫才打着呵欠,迷糊的睁开眼。
  
  看着仍然在床榻前的离修,以沫眯了眯眼,准备接着睡。
  
  离修无奈的上前,轻拍着以沫的脸颊,宠溺的说:“好了,醒了就起来吃点东西。”
  
  以沫一愣,紧接着便直接弹跳了起来,惊喜万分的说:“你是真的。”
  
  离修哭笑不得的看着以沫,捏了捏她娇嫩的脸颊,“一早瞎说什么,赶紧起身。”
  
  离修拿过事先就准备好的漱口水,亲自侍候以沫。
  
  以沫鼓着一双大眼,探手用力的在离修的腰侧拧了一下,问道:“疼不疼?”
  
  离修当下了然,配合的说:“疼!”
  
  以沫一阵嘀咕,“疼就表示不是在做梦。”
  
  慢了半晌,以沫才反应过来,兴奋的扑到离修的怀里,眉开眼笑的询问:“哥哥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醒我?”
  
  “昨天就回来了,不过昨晚来看你的时候,你就已经睡着了,便没有吵醒你。”离修嘴角扬着矜持的笑容。
  
  看着以沫对他的归来,不加掩饰的兴奋,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满足感。<>
  
  以沫嘟着小嘴,抱怨的说:“哥哥昨晚应该叫醒人家的,有什么比得上你回来更重要。”
  
  离修捏捏以沫的小手,宠溺的说:“我可舍不得。”
  
  以沫向来一副慵懒的模样,睡觉本就是她喜欢做的事情,平时两人待在一起,能够不动的情况下,她一般就是赖在他的身上。
  
  更何况昨晚把她叫醒了,他接下来要去做的事情,只会让她担忧,这样的情况下,他更不敢打扰她的好梦。
  
  即使他全身都叫嚣着,恨不得以沫立刻睁开眼,用那双美丽的眸子迷恋的望着他,但他仍然舍不得。
  
  “哥哥就会哄我!”以沫娇嗔的报怨了一声,也不是真的计较。
  
  在离修的侍候下,梳洗后便吃起了早点。
  
  用过早点后,以沫才想起边境上的战事,忙问:“仗打完了?”
  
  “嗯,打完了。”离修眷恋的望着以沫,微微浅笑。
  
  以沫扬起眉眼,斜视问:“那……你是不是再一直留在国都?”
  
  离修无奈一笑,只有这种事情,他是没法保证的,毕竟开不开战,不是他一人做得了主。
  
  其他三国恣意想挑起战事,他们西夏也没有当缩头乌龟的可能,自然只能全力一战。
  
  不过眼下,他倒不会再离开,拉过以沫,抱在怀中,语带暧昧的戏谑说:“这次回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娶你为妻,你尚未过门,我能去哪里?”
  
  以沫小脸一红,娇嗔的瞪了一眼离修,矜持了一会,又忍不住关切的询问:“我们什么时候成亲?”
  
  “自然是越快越好。<>”离修可是一刻也等不及了。
  
  若不是想给以沫一个盛大的婚礼,他恨不得此时就直接将人抱回将军府,也省得他日夜惦记。
  
  以沫艳红的脸颊带有一抹羞涩,不自然的在离修怀里扭捏了一下,才说:“可是爹娘他们……”
  
  离修宽慰的说:“不用担心,岳父岳母肯定会同意的,只等新宅装修好了,我们便可以大婚了。”
  
  以沫轻呸一声,“不要脸,谁是你岳父岳母。”
  
  离修斜着眼睛看向以沫,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以沫脸色不自在的更红艳了几分。
  
  两人亲昵的说了会闲话,夏楚明便派人过来请离修过去。
  
  离修抱着以沫起身,先替她整了整略有褶皱的衣裳,这才拉了拉自己的衣摆,牵起以沫的手,戏谑的说:“岳父肯定是叫我去商量婚期。”
  
  以沫眼神一亮,有些羞意,但更多的是激动。
  
  小院里,夏楚明夫妻早就坐在亭中。
  
  远远的看着两人牵手走出来,白素锦倒没有什么意见,夏楚明却像一只老黄牛似的,不满的哼声说:“这小子手脚真不老实。”
  
  白素锦斜视夏楚明一眼,调侃的说:“当初某人好像不止管不住自己的手,就是下半身也……”
  
  夏楚明嘴角一抽,有些尴尬无语的问:“你是不是亲娘啊?”
  
  白素锦莞尔一笑。
  
  对于以沫和离修的亲近,她倒没有意见。<>
  
  毕竟她一个现代人,接受的思想不一样,婚前谈谈恋爱拉拉小手亲亲小嘴有什么关系。
  
  就是到了这个时代,当年她和夏楚明婚前热恋时,俩人还偷尝了禁果,至少她现在确定以沫还是完璧之身。
  
  就冲着这一点,他们这做爹娘的,也无话可说。
  
  更何况,恋爱中的俩人,压制不住的就想和对方多做些亲密的举动,谈过恋爱的人都懂。
  
  不过白素锦也懂夏楚明的心思,哪一个做爹的,看到女儿有了归属不是这种心思。
  
  就是未来女婿再优秀,也会生出一股配不上自家闺女的想法,更有一股养了多年的小白菜就要被猪拱了的感觉。
  
  以沫走近,见到爹娘,便松开了离修紧握的手,离修倒也没有说什么,就是成了亲的夫
  
  什么,就是成了亲的夫妻,都少有他们这股黏糊劲。
  
  在父母长辈面前,适当的收敛一些,离修也不在乎,反正过不了多久,全天下的人都会知道,她夏以沫是他离修的女人。
  
  “过来坐。”白素锦笑吟吟的冲着两人招手。
  
  以沫娇笑的上前,拉着离修直接坐下,主动出声询问:“娘,你和爹叫我们过来,是有什么事想说吗?”
  
  夏楚明不悦的哼了一声。
  
  离修老实的垂下眼,张口就叫:“岳父,岳母。”
  
  夏楚明不满的皱起眉,“谁是你岳父岳母。”
  
  离修面对夏楚明时,一副老油条的模样,笑说:“这不是早晚的事情吗?反正晚辈是娶定令媛了,这一生也定会向岳父学习,如何做一个好夫君,做一个好父亲。”
  
  离修表明心际时,不忘抬高夏楚明。
  
  夏楚明虽不至于因这些话而飘飘然,但也有几点沾沾自喜,脸上的怒意至少消退了一些。
  
  “算你小子识相。”
  
  离修尴尬的笑笑。
  
  这未来的岳父其实早就私下认可了他,只是这隔三差五的给他添点堵,让他颇感无奈。
  
  “行了,你就别闹了。”白素锦轻笑的侧目对夏楚明说了一句,他便立刻收起了嘴脸。
  
  白素锦这才对离修吩咐,“你这刚回来就来了淳王府,这种举动怕是逃不过有心人的耳目,等会回去了便让你母亲过来提亲吧!”
  
  离修喜上眉梢,恐怖夏楚明还说点什么刁难,立刻应下,嘴巧的说:“多谢岳母,小婿以后一定好好待以沫,绝不让她委屈半分。”
  
  夏楚明不满意的说:“你敢让以沫委屈,我就要了你的命。”
  
  离修满嘴应着:“不敢不敢,小婿爱护她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她委屈,这不是割我的肉吗?”
  
  离修这会嘴就像上了蜜似的,哄人的话一串一串的接着说。
  
  以沫羞涩的伸手在离修的腰上拧了一把。
  
  离修笑着伸手握住了以沫的手,任凭她怎么挣扎,也没有把手抽回来。
  
  如此大胆的举动,落在夏楚明手里,他也不过是嘴角抽搐,没再多苛责。
  
  谁叫女儿认定了离修,他这个做爹的也不好阻止。
  
  “不过眼下老皇上虽然安然无事,不过身体怕是拖不了几日,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到你们大婚时,至少在他驾崩前,先把婚事定下来,也免得到时候有人败坏乖女的名声。”白素锦今早知道了宫里的情况,又见离修一早就过来了,便立刻同意了让他们先订亲。
  
  毕竟离修这样高调的过来看以沫,若是没有一个名目,以后以沫的名声怕是传得不好听。
  
  虽说他们一家人都不怎么在乎名声,但能让乖女躲过那些恶意揣测的目光,他们当爹娘的自然愿意。
  
  更何况离修的以沫的婚事,是早晚的事情,拖也拖不过去,倒不如早早的定下来。
  
  “老皇上怎么了?”以沫不解的眨着大眼。
  
  一早离修过来,小两口没来得及说国家大事,尽扯些儿女情长的小事。
  
  “你还没说?”白素锦望向离修。
  
  离修说:“没来得及。”
  
  白素锦点点下巴,示意离修直接说清楚。
  
  离修便将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
  
  以沫上下打量了离修一眼,见他无恙,也没有多问废话,只说:“意思是六皇子马上就要登基做皇上了吗?”
  
  夏楚明有些恶意,故意恶心离修般的对以沫说:“是啊!本来你能做皇后的。”
  
  离修脸色一变,以沫忙说:“我才不要做皇后,当皇后得贤良大度,还要顾忌后宫女眷,我就要做将军夫人,我的夫君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白素锦赞赏的望着以沫,夸奖说:“不愧是我的乖女,有思想有觉悟。”
  
  她的乖女若真是削尖了脑袋想进皇宫,他们做爹娘的反而要愁白了头发。
  
  乖女年轻不懂事,他们年长这么多,可不是白活的,皇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可不是一个什么好去处。
  
  离修听了以沫的话,脸色一下就变暖了,侧目温和的望着她,低语呢喃:“嗯,我是你一个人的。”
  
  以沫脸色羞红的嗔了离修一眼,毕竟在父母的面前,如此轻挑**的话,她听着都觉得不好意思,也不知道离修怎么好意思说得出口。
  
  “行了行了,我们还在呢!”白素锦哭笑不得的开口阻止。
  
  她直觉离修就是一个面冷心冷的人,怎么对以沫时,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难怪能哄得以沫一颗芳心全落在他的身上。
  
  离修敛容,倒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一来,他从不介意让天下人知道,以沫就是他的心肝宝贝,二来,他也没少听夏楚明和白素锦当年那些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大家都是过来人,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
  
  离修留下来用了午膳,就立刻回了将军府,没多时,就高调的带着人来提亲。
  
  毕竟昨晚看皇上的样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咽气了。
  
  皇上大行的时候,他们做臣子的,自然不能高调办婚礼,不过眼下倒是不重要,毕竟没出人命不是。
  
  就是太子,虽然惨了点,至少没死。
  
  夏楚明看着离修准备的聘礼,鼻子都气歪了,“你倒是早有准备。”
  
  看着聘礼准备得
  
  聘礼准备得这么齐全,夏楚明哪里不知道离修早有预谋,心下便生出几分不快。
  
  离修赔着笑,说了几句好话,夏楚明就是有心刁难,也不会真的坏了好事。
  
  因此,这次上门提亲倒是很顺利。
  
  男女双方当下就交换庚帖,挑了良辰吉日。
  
  婚事定在来年三月,春暖花开的时候。
  
  离修倒是想快一点,但是娶以沫总不至于亏待了她,不说他住的院子要重新修葺一番,就是旁边新买下来,以后夏楚明夫妻长住的夏宅目前也没有修葺好。
  
  当天晚上,国都上下都知道了将军府和淳王府联姻的事情。
  
  原本该在打仗的离修突然回来,众人都怀着最大的恶意去揣摩,后来知道了内情,倒都说离修好命。
  
  深夜的皇宫里,六皇子和容世子好不容易才将事情暂时压下来,有一个喘息的时候,就听到离修和以沫订婚的消息。
  
  容世子愣了下,下意识的看向六皇子。
  
  毕竟以沫以前是内定的六皇子妃,虽然六皇子现在已经娶了妤卿郡主,但是男人那点占有欲还是挺恐怖的。
  
  而六皇子如今又是这么一个位置,容世子还真有些担忧。
  
  为此,又默默的埋怨了离旭一番,觉得他们将军府,真的不是一个好的姻亲对象。
  
  六皇子早就知道他们的事情,身份变了,心态倒没有变,“要不追加一道赐婚圣旨吧!离将军这次也有功劳。”
  
  容世子附和的说:“也行,如此倒更能收买离将军。”
  
  六皇子不置可否。
  
  他心里门清,离修虽然说是投靠了他,但有多少真心却不尽然,不然的话,这次的事情,他完全可以来求一道旨意。
  
  想到和他无缘的未婚妻,六皇子低笑一声,倒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虽然当初他是抱着好意想去了解她。
  
  毕竟未来两人是夫妻,彼此贴心,总好过貌合神离。
  
  不过,他显然晚了一步,在他之前,以沫就将心给了另一个人,而他也见过以沫对离修时的模样。
  
  在旁人的面前,以沫像有着利爪的野猫,但在离修的面前,却慵懒的像只小猫,这中间的差别,就是未尝情爱的他,都能轻易察觉出不同。
  
  当晚,一道圣旨分别落入淳王府和将军府。
  
  而原本被压了一天,属于离修,却没有及时发下来的平乱赏赐,也跟着这一道圣旨一同发了下来。
  
  两府都平静的接过圣旨,谢了皇恩。
  
  离修握着手中的圣旨,轻轻一笑,倒是比较满意,至少有了这么一道圣旨,就不敢再有人拿以沫先前订婚的事情说话,对此,他自然乐见所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